在线留言
-
发送
取消
sports目导航
行业动态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行业动态
预见2019,传统媒体的10个小趋势,灰犀牛会扑来吗?发布日期:2019-01-07 10:38:45  作者:周劲  浏览量:19


回望2018年的传统主流媒体,真融合、触达率、大数据、智媒体、最后的夜班、新媒体矩阵、报纸广电合并、县级融媒体中心……一大波热词频频出现。


展望2019,似乎有很多不确定,“黑天鹅”或“灰犀牛”会降临吗?


image.png


“2019年没有什么不确定的。巨大的灰犀牛就蹲在那里,时刻都有可能冲过来。”前不久,许小年教授的一次刷屏演讲,如此肯定的判断,无情地刺破心中还存有的一丝侥幸。


“灰犀牛”,是指大概率、影响巨大的潜在危机,你能看见一头两吨重的猛兽,它在远处直直地盯着你,你却毫不在意,当它向你扑来时,你只能猝不及防、束手无策。


2019年的传统主流媒体,或许正面临着这一状况,长期生活在体制之内,很多人已经失去了洞察力和危机感,或似井底之蛙、或是温水煮青蛙,感觉不到巨大的灰犀牛正蹲在哪里。


2019年是猪年,宁可被说成是猪,也一定要挤在风口。今年,罗振宇的演讲主题是:小趋势,小趋势是影响趋势的趋势,带来改变的改变。抓住小趋势,就能成为今年的少数几个赢家。


洞察2019,预见传统主流媒体10个小趋势,“灰犀牛”会冲过来吗?


预见一:传统媒体将迎来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双重变革,顶层设计和全面深化改革成为两大关键词。


许小年认为,2019年中国经济和中国企业正面临40年以来最艰巨的挑战,没有之一。


同样,传统媒体的传播和生存危机,将倒逼媒体改革,这其中,既有自上而下的顶层设计,比如事业单位分类改革、经营性文化事业单位转制改革、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等等;又有自下而上的自我创新,比如融合和转型中出于单位利益考虑,单个媒体进行的诱致性制度变迁。


与以往传统媒体的增量改革不同,2019年面临的是系统性创伤,这是一场存量改革,矛盾和问题交织、错综复杂,涉及到各方面利益的调整,不能头疼医头、脚疼医脚,如果无法做到顶层设计和全面深化改革,脚踩西瓜皮滑到哪里是哪里,“灰犀牛”肯定会扑面而至。


image.png


预见二:经营如戴着镣铐跳舞,如果仍无法完善法人治理结构和现代企业制度,达摩克利斯之剑终将砸下。


传统主流媒体作为“事业单位,企业化管理”,看似能享受到两方面红利,实则“党政事企”四不靠,特别是事业单位做产业、事业性质人员搞经营,如同戴着镣铐跳舞。


长期以来,传统主流媒体存在着“四个严归口”:一是在宣传、党建、扶贫上归口党委序列,同等严要求;二是在巡察、审计、考核上归口政府部门,同等严标准;三是在工资职称、人员招聘、争议处理上归口事业单位,同等严管理;四是在财务、税收、贷款上归口企业,却没有企业的经营自主权。


主流媒体的经营部门机构臃肿、员工混杂、人浮于事、考核不合理、人无积极性……如果不能建立主流媒体双重法人治理结构,即针对事业单位的事业法人治理,针对公司的企业法人治理,并构建现代企业制度,对宣传、经营、管理、绩效进行监督和控制,达摩克利斯之剑终将砸下。


预见三:融合不能像玻璃缸里的金鱼,真融合是从发布型过渡到交互型,最终发展到平台型。


2019年,媒体融合推进到第5个年头,不少传统媒体在获得了受众天量级增长的同时,将体会到投资血本无归的痛楚。


融合不能像玻璃缸里的金鱼,前途光明,出路没有,只有领导的表扬,没有市场的认可。客户端非但没有带来收益,反而成为压在主流媒体身上的累赘;中央厨房前景光明,可投入巨大,在体制机制流程没有理顺的前提下,难免成为面子工程。当财政补贴和往年积累的投入,弥补不了连续亏空时,“灰犀牛”的风险必将来临。


2019年,媒体融合的发展路径是尽快从1.0发布型,过渡到2.0交互型,最终成为3.0平台型。如下图所示:


image.png


预见四:县级融媒体中心是最后的红利,智慧城市建设是最大的金矿。


2018年拼多多、趣头条的火爆,得益于智能手机的大规模下沉,四线、五线及乡村级的用户成为移动互联网的增量红利,这部分用户不但是主流媒体需要连接的对象,更是未来媒体赢利的主要人群。


谁能乘上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的快车,谁就能赢得未来5年的发展机遇,这不但是打通舆论引导“最后一公里”的积极应对,更是投身信息服务主阵地的下沉式布局。


如果说县级融媒体中心是2019年主流媒体能争取的最后红利,那么智慧城市建设就是未来5年最大的金矿。


无论是将新闻客户端升级为智慧城市应用平台,还是参与大数据中心、智慧政务、智慧交通、智慧民生的项目,主流媒体都有极大的优势。


预见五、组织构架不断调整,采编栏目制和经营项目制将融合到一个事业部主体。


2018年底,BAT、JMD等互联网巨头密集通过组织架构调整的方式和2018说再见,一些传统主流媒体进行的采编栏目制和经营项目制改革,更是带来了黎明前的曙光。


移动互联网带来的去中心化、开放和分享,要求以用户为中心,构建内外部互联互通、资源协调共享的平台型组织,能够扁平化融合,快速协同,同时又能划小核算单位,培养全员经营意识,从而构建更多的利润中心。

可以预见,2019年,采编栏目制和经营项目制将融合到一个事业部主体,在主体内部实行采编经营两分开,同时形成内部创业的泛合伙人生态。


预见六:流量红利已经消失,盈利模式需要重构,公信力变现、交互式营销、tob端服务、toc端营收成为创收的四大主力。


2018年,移动互联网的流量红利已经消失,传媒主流媒体需要重新设计盈利模式,而流量变现将是主流媒体的最大难题,微信公号积攒了千万粉丝, App日均下载已经过万……但如果换不来真金白银,一切终归是水中花镜中月。


2019年,主流媒体不能再在“新闻传播”这条路上走到黑,组织新的用户关系、建立新的媒体平台,发起新的生活方式、搭建新的流量门户,观念一变,奇迹就会出现。


公信力变现、交互式营销、tob端服务、toc端营收将成为新的一年创收的四大主力。


image.png


预见七:现象级产品带不来天量级用户,人工智能创造了媒体未来。


2019年,更多的主流媒体将生产更多的现象级融媒产品,现象级传播带来了天量的受众,但天量的受众却深淀不下用户。


2019年,更多的主流媒体将宣称自己有多少用户,但实际上他们既不了解用户,也不知道如何与用户连接。所谓用户,是指能够掌握其各方面数据和需求的受众,用户是集内容生产者、传播者、消费者为一身,能通过大数据精准画像,并能实现碎片化付费的闭环。


如果受众没有贡献他的实名信息、他的家庭住址、固定电话、手机,没有绑定银行卡为推送给他的信息消费,那还是别说拥有多少用户吧。


2019是5G的商用元年,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人机交互等新技术呼啸而来,构成了未来传媒智能化、移动化、数据化的新生态。人工智能在海量信息与海量用户之间建立了精确、高效、一对一的连接关系,将彻底颠覆传媒业,创造媒体的新未来。


预见八:更多主流媒体渐进式地放弃纸质载体,主力军投身主阵地,去解决主要矛盾。


2019年,传统主流媒体的主要矛盾依然是人民群众对资讯服务日益增长的需求与主流媒体失去用户连接,传播难以触达用户、劝服用户之间的矛盾。我们的内容能力没有下降,但我们的渠道能力大幅下降了。


2019年,更多的主流媒体将选择渐进式地放弃纸质载体,放弃不一定是停刊,而是把资源、人力、资金逐步投向移动端,让主力军投身移动端主战场,着力解决主要矛盾。


预见九:生存成为第一要务,传媒人需要转型,更多的采编人员开始下海做经营。


2018年,万科是中国拿地最多的房地产公司,它在年末的会议上喊出了三个字——活下去。2019年,同样会有更多的传统媒体喊着要活下去。


为了活下去,更多的传媒人开始转型,社长转型为董事长、首席战略官;总编辑、总经理必须是首席内容运营官、首席执行官;技术总监、财务总监成为媒体高管标配;员工如割韮菜般一茁茁快速淘汰和再生长成为常态……这其中,我们会看到越来越多的采编人员开始下海做经营。


2019,不但要做好采编经营两分开的防火墙设计,更要在内部创业、员工持股、股权融资、合伙人制、内部管控等方面破冰前行。


image.png


预见十:我们还没有真正理解全媒体时,融媒体来了,我们还没搞懂融媒体时,智媒体又来了。


移动互联网时代,5年以前叫古代,6个月以后叫未来,我们没有真正理解全媒体时,融媒体来了,我们还没搞懂融媒体时,智媒体又来了。在这个变化多端的时代,不断学习和迭代变得极为重要。未来,对牛弹琴不可怕,可怕的是一群懂得智媒体的“牛”对你弹琴,而你必将会被淘汰。巨变前夜,要么解决问题,要么被问题解决。


站在时代之巅,与其埋怨“大厦将倾”,不如“壮士断腕”,与世界重新连接。

2018年底,罗振宇在跨年演讲的最后给出了总结:


抓住小趋势,你得了解事实的真相;

抓住小趋势,你要挣脱观念的枷锁;

抓住小趋势,你需要重新定位行业的坐标;

抓住小趋势,你更要有长期主义的人生算法。


2019年来了,天高地广,世界又是一个新的样子。不管2018年我们过得怎样,我们都有机会重来,也必须重来。


热线电话

总 机:18537181505
市场部:13526844191
地址:郑州市金水区东风路3号